www.g22.com - 奔驰宝马游戏平台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档案

奔驰宝马游戏平台:公司档案档案解密从《中俄密约》获得沙俄贿赂者并非李鸿章一人还有

时间:2020-02-14 22:14:13  来源:本站  作者:

  中日甲午战争,清廷战败,根据《马关条约》原款,中方须割辽东半岛给日本,这对沙俄在远东的海上既得利益无疑是锁喉之举。于是,沙俄联合德、法两国“抱打不平”,对此事实施了所谓“三国还辽”的调停,最终以中国追加对日赔款3000万两换取日本退还了辽东半岛。而后,沙俄趁火打劫,向清政府索要“好处”,提出将其西伯利亚铁路,直线穿过中国东北地区直达海参崴的要求,这样可以为沙俄节省500多公里的铁路建筑费,要求一提出,当即遭到光绪帝拒绝。

  沙俄政府贼心不死,1896年6月,沙皇尼古拉二世举行加冕典礼,“特意”邀请李鸿章参加,并待以国家元首级礼遇。

  10月,参加完沙皇加冕典礼之后随即访问欧美诸国的李鸿章尚未归国,上海的英文报纸《字林报》突然爆出惊天大料:李鸿章同沙俄签订了秘密条约——《中俄密约》,还收受了俄方数百万贿赂,一时之间舆论大哗。李鸿章究竟有没有收受沙俄贿赂?后来档案解密的史料证明是肯定的,但从《中俄密约》获得沙俄贿赂者并非李鸿章一人,还有谁呢?且看本回分解。

  《字林报》披露的所谓“密约十二条”其实是记者在与沙俄官员交际中道听途说的只言片语加些佐料,添枝加叶的一篇注水报道,关键性内容有:中国允许沙俄将西伯里亚铁路延伸至中国境内的珲春、瑷珲、齐齐哈尔等地;中国将山东省之胶州地方以十五年为限租给沙俄;允许沙俄在旅顺口及大连湾等处驻扎水陆军营,“为制日本之眈眈,以期俄军攻守之方便”。

  后经史料解密,《字林报》所载除上述几条还算属实靠谱之外,其他内容都是添油加醋的注水成分,也就是说,报上披露的这份影响巨大的“密约十二条”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密约》原文,而是根据中俄谈判过程中传出的小道消息和花边新闻编出来的“假新闻”。

  而事实上,《中俄密约》也并非报上所说的“不平等条约”。所谓不平等条约,是处于不平等地位的缔约者之间的协约,缔约一方以武力胁迫另一方签约,而被胁迫方并非出于自愿。但《中俄密约》签订时,沙俄既没有对中国发动战争也没有以武力相威胁,而是清政府因甲午战败而忌惮日本武力再次侵犯,主动巴结沙俄结成所谓的战略伙伴,自愿与沙俄签订的。

  《马关条约》签订后,日本即将割去辽东半岛,损害了沙俄在远东的利益,于是发生了三国(俄、法、德)干涉还辽事件,迫使日本吐出了吞进口的肥肉。而辽东半岛,尤其是不冻港旅顺口,是沙俄海上东进的咽喉所在,绝不允许被日本锁喉,必须占位己有,这才是沙俄促成“三国还辽”的目的之所在。

  而清政府以为这是所谓“以夷制夷”战略的成功效应,奕䜣、李鸿章、张之洞等极力主张结纳沙俄,从而制衡日本,清政府这一倾向正与俄方的想法一致,双方一拍即合,在共利共赢的前提下,缔结《密约》也就不足为奇了。

  虽然中俄双方在共利共赢的前提下,缔结了《中俄密约》,但都忌惮其他列强的反应,用一句东北话来说,是害怕列强“挑理”而成为众矢之的。《密约》内容是国家超级机密,不用说全国民众了,就是朝廷重臣知之者也寥寥无几,朝中只有奕䜣、李鸿章、翁同龢、张荫桓几人知道一些有限的细节,《密约》文本一直锁在慈禧太后卧室里一个特制的保险柜中。

  直到1910年,慈禧太后去世一年之后,才由李鸿章之子李经迈在英国将《密约》大致内容披露于《伦敦日报》。

  1922年1月,民国政府代表顾维钧按照国际条约公开原则,在华盛顿会议上递交了《密约》的摘要,才使《中俄密约》的真实内容昭然于天下。两年后的1924年,苏联政府也在官方杂志上发表了《密约》全文,其内容与华盛顿会议上递交的完全一致,如下:

  1、日本国如侵占沙俄亚洲东方土地,或中国土地,或朝鲜土地,两国约明,应将所有水、陆各军,届时所能调遣者,尽行派出,互相援助,至军火、粮食,亦尽力互相接济;

  4、沙俄为将来转运俄兵御敌并接济军火、粮食,以期妥速起见,中国国家允于中国黑龙江、吉林地方接造铁路,以达海参崴。

  从内容上看,其重点是强调中俄两国在军事上的互助关系,从而派生出为了方便战时转运军火粮食而允许沙俄造一条经中国黑龙江、吉林到达沙俄海参崴的铁路。

  看来虚假新闻自古有之,《字林报》当年披露的《密约》内容有悖于实,但是记者披露的另外一件事,即李鸿章签订《密约》时收受俄方300万卢布的贿赂是否属实呢?

  关于李鸿章受贿一事,一时间在国内外激起轩然大波。时隔多年,签署《密约》的当事人沙俄财政大臣维特伯爵却对此事予以否定,他在回忆录里为李鸿章辩白道:“我还记得当时欧洲谣传,说李鸿章受了沙俄政府的贿赂,我必须说明这个谣言是毫无根据的。”那么李鸿章受贿真的是子虚乌有的坊间小段?请往下看。

  1、200万卢布之说————第一个道破李鸿章受贿的是沙俄外交部副司长沃尔夫男爵,他在回忆录里写到:“李鸿章带着这个签了字的条约和袋子里的200万卢布返回北京。在东方,良心是有它的价钱的。”

  那么沃尔夫男爵所说是否属实?笔者认为大有推敲之处,首先,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有资格参加如此高规格的秘密谈判的,他的说法,应该是道听途说。

  此外,他关于“李鸿章带着这个签了字的条约和袋子里的200万卢布返回北京”的说法存在时间上存在漏洞,条约是6月3日签定的,李鸿章并不是直接返回北京,而是访问了欧美各国,10月才回到中国。

  2、300万卢布之说————根据沙俄财政大臣维特伯爵的机要文书罗曼诺夫所著《帝俄侵略满洲史》一书记载,《密约》签订后的第二天,俄方就匆匆地拟就了一份“财政议定书”,主要内容是为了“便于东清铁路交涉之进行”,华俄银行董事会决定拨出300万卢布“为事业进行之方便而耗用”,并且说明这300万卢布将分期支付。“财政议定书”的目的“是要李鸿章放心,知道该款项已在形式上决定了。”

  罗曼诺夫书中提到的那份拨款300万卢布的“财政议定书”确实存在,而且也是按照拨款约定,于《密约》签订后的第二年即从1897年开始至1902年,共分期5次付款,直至1908年3月7日,李鸿章去世6年后,这300万卢布还剩下120多万未支付,也就是说,李鸿章去世后,拨款还在进行中,说明这300万卢布并没有全部支付给李鸿章,那么到底都支付给了谁?

  基于前面所述,史学家们认为,从《密约》签订后,俄方拟就的“财政议定书”上看,俄政府集中300万卢布,并不是为了促使李鸿章在密约上签字的贿赂款,而是为了保证《密约》的落实,即保证东清铁路的正常动工、修筑和峻工的专项活动经费——“好处费”,按照这个意图,有受贿之嫌者并非仅李鸿章一人,凡能为沙俄修筑东省铁路扫清障碍者,都在被怀疑之列,他们是:

  1、驻俄公使许景澄————李鸿章离俄后,与沙俄交涉的清朝官员便是许景澄。1896年9月8日,许景澄代表清政府与俄方签订了《合办东省铁路公司合同》十二条,此时,李鸿章还在欧美访问未归。另外,关于东省铁路线的走向设计,也是由许负责交涉,他为沙俄在华筑路做了很多“积极的”工作,许景澄凭什么这么积极?难道没拿好处?

  2、奕劻、翁同龢、张荫桓————1896年9月28日,《密约》在北京换约,奕劻、翁同龢、张荫桓是中方操盘手。而当时,李鸿章受贿签约已经闹的沸沸扬扬,假如真的如此,清廷完全可以拒绝换约。但恰恰相反,三人均为换约“顺利完成”鞍前马后地积极张罗,并使《密约》毫无悬念地顺利合法化。这三人凭什么鞍前马后?是否也拿到好处了呢?

  近年来,随着大量沙俄和前苏联时期的俄文档案被解密,李鸿章是否在《中俄密约》中受贿,到底受贿者都有谁,也变得清晰可见:

  1、李鸿章的确收受了俄方的贿赂,不过不是在《密约》正式生效(换约)前,也并没有200万、300万卢布那么多,而是有整有零的1,609,120卢布,俄方是分两次送给李鸿章的:

  第一次是《密约》签订后的第二年,即1897年5月由华俄道胜银行董事会成员乌赫托姆斯基专程来中国“万分小心地”交给李鸿章的,为1,000,000卢布;

  第二次是1898年俄方为加快与中国签订《东省铁路公司续订合同》而贿赂给李鸿章的,为609,120卢布。

  2、张荫桓是记录在案的收受贿赂第二人,1898年,俄方为加快与中国签订《东省铁路公司续订合同》贿赂李鸿章的同时,同时贿赂张荫桓51,771卢布。

  【结语】《中俄密约》的签订,清政府表面上达到了“联合沙俄、制衡日本”的目的,却使沙俄攫取了在我国东北的最大利益,而损失最大的莫过于“吐出”辽东半岛的日本,这也是日后爆发日俄战争的直接导火索。

  再回到受贿一事,前文所述,沙俄计划拿出300万卢布的打点费,计划分5次拨付,可有据可查的史料上只记载了拨款3次,另外2次竟然无据可查,而且前3次拨款之后,那300万也所剩无几了,再分2次去打点清朝高官,恐怕也拿不出手,是否被俄方官员私吞了呢?只有天知道。(文/说历史的女人·九妹)

  参考资料:《近世中国秘史》、《李鸿章传》、《罗曼诺夫·帝俄侵略满洲史》、《维特伯爵回忆录》、《东清铁路修建前后李鸿章收受贿赂考》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奔驰宝马娱乐官方网站注册送288元体验金网站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热点排行